<dd id="VN615K"><var id="VN615K"></var></dd>

<xmp id="VN615K"></xmp>
<dfn id="VN615K"><acronym id="VN615K"></acronym></dfn>
<delect id="VN615K"></delect>

<xmp id="VN615K"><delect id="VN615K"></delect></xmp>

<samp id="VN615K"></samp>

<xmp id="VN615K"><samp id="VN615K"><button id="VN615K"></button></samp></xmp>
<p id="VN615K"><noframes id="VN615K"><samp id="VN615K"></samp></noframes></p>
<dfn id="VN615K"></dfn>

<xmp id="VN615K"><blockquote id="VN615K"><i id="VN615K"></i></blockquote></xmp>

<dfn id="VN615K"></dfn>

<acronym id="VN615K"><nobr id="VN615K"><i id="VN615K"></i></nobr></acronym><dfn id="VN615K"></dfn>

<samp id="VN615K"></samp>

<samp id="VN615K"><p id="VN615K"></p></samp><samp id="VN615K"><strike id="VN615K"><noframes id="VN615K">
<var id="VN615K"></var><xmp id="VN615K"><samp id="VN615K"></samp></xmp>

<dfn id="VN615K"></dfn><xmp id="VN615K"><samp id="VN615K"></samp></xmp>

<samp id="VN615K"></samp>

<samp id="VN615K"><acronym id="VN615K"><em id="VN615K"></em></acronym></samp>

<listing id="VN615K"></listing>

<xmp id="VN615K"><acronym id="VN615K"></acronym></xmp>
<samp id="VN615K"><button id="VN615K"><legend id="VN615K"></legend></button></samp>

<delect id="VN615K"></delect>
<xmp id="VN615K"></xmp>
原创

856 关系网-李沐-

陈嫂子没想到会问太岁的事情,愣了一下:“我怎么知道,那么臭的东西,谁知道他最后拿到哪儿去了?!?br/>周时勋摇头:“他并没有带走,应该还在吧?!?br/>陈嫂子一下急眼了:“你说这话什么意思?你总不是怀疑这个太岁被我拿走了吧?那玩意又脏又臭,我拿它干什么?还不够晦气的呢?!?br/>周时勋没回答她的问题,很直接地说道:“如果是真太岁,我想你应该知道它的价值,而不是在院子里喊着让他扔掉,所以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,最后去了哪里,还麻烦你好好回忆一下,这个对找到李二庚很重要?!?br/>陈嫂子被周时勋低沉严厉的语气吓到,心里莫名紧缩一下,气势瞬间变弱:“那,我再想想,我想起来了告诉你们,不过我是真的没拿过任何东西,也没有包庇死瞎子的意思?!?br/>周时勋点头:“我们知道,那就麻烦你了?!?br/>目送周家两兄弟出门,陈嫂子松了一口气,刚才周时勋在时,那气势让她都不敢用力呼吸。她在花园里这一片,也算是厉害人物,当年有人来抄家她都没怕过,今天却被一个年轻人的气势唬住了。深呼吸几口,回屋看着躺在床上听广播的丈夫,忍不住发起牢骚:“真是背时,好好的就成了嫌疑人呢?那个死瞎子,当初就不该好心收留他?!?br/>陈嫂子丈夫陈水生只是撩眼皮看了她一眼,冷哼一声:“当初不是你贪那每月五块钱的房租,才让人家进来的?现在出了事情,也没什么委屈的?!?br/>陈嫂子瞪眼看着丈夫:“你是哪一伙的?人家都找到门上了,你还在家听广播,你是不是觉得和你没关系?你说死瞎子把那玩意藏哪儿去了?周家那个大儿子,看着挺不好惹的,黑着一张脸,和老二温和劲儿差远了?!?br/>陈水生懒得理她,反正这个家里,他什么主都做不了,话多了还容易挨骂,索性不吭声。陈嫂子自言自语一会儿,见男人转个身躺下,闭上眼像是睡着了,生气地瞪了他两眼,骂骂咧咧的出去,准备再去死瞎子之前的屋子里看看。周峦城和周时勋从陈家一出来,周峦城就忍不住好奇:“那个太岁,真的是线索吗?我之前也在李二庚住过的房间里找过,却不见太岁的影子,我怀疑是不是被他卖了或者藏在其他地方,而且感觉和案子没有什么关系,就没再追究下去?!?br/>周时勋摇头:“不确定,不过你不觉得蹊跷吗?墨墨失踪,李二庚的太岁,太岁这个东西,有几个人见过?他又是从哪里来的?”“如果是真太岁,那么贵的东西,他怎么敢随意让房东都知道?谁的一宝贝,会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?”周峦城沉默了,细想还真是这样,只是他又觉得这么联系在一起,理由有些牵强。周时勋也没再解释:“我们现在去发现墨墨的白龙观门口再看看?!?br/>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187gb.lol/txt/197541/60885393.html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轻风
而是吸引来的。
独走人海

春在枝头已十分。

阿桃狸子
只因你。
疑惑
太敏感和太心软的人注定不快乐。

热门推荐:

  第十八章 可爱的小公主 欢乐的庆功会-希尔最后什么修为- 第712章 神王的震惊-武极神话结局- 856 关系网-李沐-